网站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山西慈善总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 慈善文化 > 正文

“外加剂”引进之父
2015-03-20 23:01: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万荣地处山西省晋南盆地西南角,东依稷王山脉与闻喜相隔,西临黄河与陕西相望。南攘临猗、北靠河津。这里曾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河东璀灿
万荣地处山西省晋南盆地西南角,东依稷王山脉与闻喜相隔,西临黄河与陕西相望。南攘临猗、北靠河津。这里曾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是河东璀灿文化的起源地。千古黄河在这里同山西人民的母亲河——汾河相交,闻名海内外的后土祠以她博大精深的文化享誉国中。祠内的秋风楼角下,有一个村庄,叫坑西村。村子不大,人口不多,但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却在这里发生了一件改变当地农民命运,影响我国建材市场的一件大事,这就是村民徐西斌引进并推广微沫剂。
 
1977年一代伟人毛泽东及他的同友周恩来、朱德刚于一年前离开了神州大地,中国的农村还尚处在一息悲痛之中,但是毛的路线还在不折不扣的执行着。坑西村学校为了落实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兴办了学校勤工俭学工厂,搞起了废旧塑料加工。虽然学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可以参加劳动,但是工厂化的运作必竟有一套自身的规律,学生们总不能经常外出去推销产品吧?尽管是校办工厂,但是受村里的行政领导,大队革委会还是起着领导作用。为了给校办工厂推销产品,村里决定在村民中选派一人担任这一工作。
选谁呢?经过村干部的反复筛选,最后确定由徐西斌担任。是年,徐西斌44岁,本村第六队社员。他1953年师范毕业,先后在周围乡村教学,1962年响应国家政策回村务农,1975年被群众推选为生产队长,连续苦干二年,第六生产队粮食产量翻了一番,从根上甩掉了落后队的帽子。正是凭着既有文化,又能实干这点,他被选到学校当上了推销员。
所谓的校办工厂就是学校买下一台挤塑机,回收农村的旧塑料鞋底、塑料布,通过电加热,经机器挤成再生塑料条,然后销售给外地再生塑料厂。
工厂的销售人员一般讲一个是搞回原料,一个是销出产品。当时的农村不像现在,塑料纸满地飘,农民穿鞋大都是土布底,想找个塑料底的相当不容易,为了搞原料,徐西斌只身来到太原,经过考察,太原虽然一些收购站有货,但是计划经济体制下所有的收购站都是国营企业,没有上级商业系统的指示是不会卖给外地收购者的。好处是徐西斌是老师,老师的资本就是有学生,他教学时北阳村教的一个学生在太原交警中队,借了一个熟人的车,业余时间拉着老师全城收购站一个一个跑,正好他教的南阳村有个学生就在市百货公司,同各收购站正好是一个系统,业务往来很多,经这个学生的斡旋,看下货的收购站很顺利的把货卖给了他,工厂的货源问题得到了解决。
徐西斌有个亲戚在县塑料厂,经他介绍,校办工厂的产品推销到江苏省阳中县长王公社塑料厂,吨价2600元。推销了一段,他想提高企业利润,便想再找个单位,看能不能把货款往上提提。为此,他顺着陇海线,从西安出发,经河南洛阳,再到南京,功夫不负有心人,几经周折,总算同安徽一家企业订成每吨2800元了。
初战告捷,徐西斌喜挂眉稍。半年来,他转战南北,为了给企业省钱,在太原装货,烈日下一人独自扛起一百二十多斤的麻袋,一装就是一车,从来不叫装卸工。在外出差,住宿的全是当地最便宜的旅店,吃饭就更不讲究了。这次新定下一家价格高的企业,他索性在安徽多住了两天,上了黄山,舒发了一下感情,折到徐州再逛了一天,就因为这一逛,把微沫剂逛到了万荣。
 
徐州古称彭城,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地处南北方过渡地带,为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向来为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地和商贾云集中心。文化悠久,是著名的帝王之乡。徐州车站虽是枢纽大站,但上世纪七十年代,搭乘列车的却没有现在客流如水的场面,上车的旅客一个个由车站登记。
“你去哪里?”
“山西运城”
当徐西斌登记时说出运城,站在他前面一个客人扭过头,十分惊讶地问到:
“你是运城的?”,
“是的”。
“你也是?”
“不是,我就是本地人,我想去运城办点事。”
上车后,他们俩人就坐到了一起。原来前面这位客人名叫刘健,16岁参军,淮海战役徐州会战后,就留在了徐州,被分配到“徐州市骆驼山化工厂”。该厂生产包包颜料,这种颜料是当时农村人染造土布用的。
为什么刘健能对徐西斌这么热情呢,原来,刘健所在的化工厂产品所用的原料是元明粉,元明粉的来源地在运城盐池,属于运城地区五交化公司销售。长沙定货会上,该厂同运城五交化公司签定了协议,但是好长时间了,运城的元明粉货到不了,该化工厂200人已经停产待工几天了,眼看原料遥无音信,工人还不知道要放多天假,厂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老刘呢是奉命前去运城催货的。但是运城对老刘来说是十分陌生的,急需找个当地人给以帮助,上帝呢就把徐西斌推到了他的眼前。
徐西斌呢除过万荣人的热情好客,也有他的打算。他精明能干,喜欢动脑筋。学校的塑料厂干了不到一年,就归大队所有了,每年能为村里纯收入10000余元。他毕竟是第六生产队派出去的人,六队接任他队长的是他一个侄,这个侄盼他也能为队里办上一个小厂,要求不高,厂子能挣点钱,给队里买辆手扶机就心满意足了。队长的话,也是队里全体群众的心声,更是他这个曾经当过队长的心愿,是啊,农村的经济太落后了,那些蹒跚在贫穷道上的乡里乡亲多么盼望着花花绿绿的票子能装进干瘪的口袋。
乡亲们的重托,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同老刘的聊天中,他用最忠实的语言问到:“你那个产品我们能做吗?”“能行,颜料好做,设备简单,只需要几口铁锅就行了。”“不过,你们没有商标,我们把配方交给你们,你们做好后,贴上我们的商标,交给我们销售就行了。”
俩位汉子就这样在南走的列车上海阔天空的地谈,共同的利益把他们由陌生人变成了朋友,列车停站后,徐西斌像待神一样,拉着老刘在饭馆吃了一顿,尽管都争着掏钱,但是他做了东道主,老刘呢也是直性子人,部队中他曾给三位首长背过枪,出生入死,待朋友胜过亲人,化工厂呢每有开不动的山就交给刘健打“冲锋”了,刘健不是厂长,但爽朗的他却一口答应了下来。
“呜——”
一声气笛,列车稳稳停在了运城站,徐西斌领着刘健来到了运城。他把刘健安排好,先到运城冷库找到了他自家一个堂兄,叫徐西珍,这个徐西珍原来在甘肃定西成了一个戏剧班的,后来回来了,五交化公司有他手下一个原来唱虎的生的王兵,正好在管这个事情。找到王兵后,说明了情况,五交化公司当即表示马上就可以发货,第二天货就走了。
他把这些情况报告给了刘健,不听不要紧,一听刘健跳了起来,拉着他的手,高兴的几乎不相信。
“我的老天呀,原来来的时候考虑只要十天能把货发走就不错了,你明天就能发货,我怎么谢你呀?”
“是朋友那说两家话呀”。
徐西斌就像是一位凯旋而归的勇士,拉着刘健的手直回坑西村。走在路上,刘健激动地告诉他:“活计,不给你们做颜料的生意了,你不知道,我们厂呀最近刚刚从长春学回来一个新技术,做微沫剂,这种东西呀比颜料强的多,一年挣个几十万不成话下”。
什么是微沫剂徐西斌听都没有听过,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反正老刘说的,老刘是见过世面的人,他说的不会错。急于帮生产队发财的他,只知道乐呵呵把老刘领进村,让大小队干部掂量掂量吧。
 
 
中国是传统的封建制国家,干什么都讲究个“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尽管徐西斌的原意是想给生产队引个项目,但是话又说了回来,引进村的“国宝”,还是该先让大队主任定夺,必竟自己是大队企业推销员啊。
“西斌引下一个外路客。”
长期封闭在黄土地的村民们,十年八年见不了外面的世界,偶儿村里来了一位外地人,人们争先恐后地看。打麦场西斌见了村干部,干部裤腿一挽“先安排住下,叫吃好”,这就是领导的指示。
客是住到了西斌家,晚上大队大队干部聚在一起,听西斌的介绍。西斌呢也是心里没有底,老刘交待给他的,他照直说。当听到微沫剂一年能挣几十万时,干部砸了锅,他们不是觉得耳朵听错了,就是认为西斌在砍橼。
“世界上那有这么好的事?根本不可能。”
一夜会就得下这么个结论。最后主干发言了:“这事吧,大队不干了,六队要干就让他们干吧”。
荣河一代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家财主同一户穷人打赌,财富说人穷了有时碰到了好运气,也会放弃。穷人不信,俩人就约定第二天黎明前,在穷人每天拉粪的路上,由富人扔块金子,看穷人能不能捡到。第二天穷人一路上操心,上坡时平车拉不上去,穷人只好闭着眼,使劲往上拉,快到坡顶时,突然脚下有块“砖头”,穷人一脚把“砖头”踢开了,嘴上还骂骂叨叨,“谁缺德的把砖头了到路上?”而这块“砖头”正是财富家给扔的金砖。
穷惯了的人,猛然看到了一座金矿,大多数人是不敢相信的。
小队呢也不知道厉害,反正是想办企业,大队不干小队就干。农历五月初四,村里人要准备过端午了,巷里来了一位卖粽子的,队长端来一洋瓷盆粽的,小队干部同刘健吃着说着,最后定点小队干。刘健呢在西斌家住了几天了,也该走了,不管村里人反映如何,西斌总是把老刘照护的好着哩。临走时,西斌给老刘美美装了一布袋馄饨馍,老刘这几天就是吃惯了万荣人蒸的白馍,而农村人送馄饨馍就是待亲戚的最好礼物。有人说西北地区的“白吉馍夹肉”好吃,那是他没有吃过万荣人的馄饨馍。
老刘走了,三四个月过去了,转眼就到八月十五了。生产队派西斌与队里的会计潘小引打道出府,直去徐洲。这年是1979年。
徐州骆驼山化工厂位于徐州市云龙区驼山村,是由地名而来,隶属徐州市房产公司管辖。长春市房产公司下面也有个化工厂,听说得到个配方在做微沫剂,他们也想开发这个产品。但是长春化工厂不让外人掌握这个产品,情急之中,驼山化工厂想到该厂的老刘。老刘常给别人吹他背过枪的三个首长中有一个正好就在长春当领导,这样去长春的事就当然让给了老刘。他一出马,事情还真的搞定了,长春这个厂不得不把配方和技术交给了他们。驼山化工厂呢对这个产品也是保密的。
徐西斌带人来了,这下可把老刘难住了。老刘毕竟是老刘,老刘不是厂长,但老刘也毕竟是老刘,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再难的碉堡老刘都攻过,现在到他家门了看他怎么办?
饭桌上,老刘使出一计,让他俩明天就到厂,然后他给厂长说,厂长如果不给配方,但起码总该叫看看吧。
“你俩呀就好好看,只要厂长答应让看,他事多,就顾不上了,你们俩多看几天,反正他让看,看多看少就由咱们了”。
这就是老刘的主见。
第二天一上班,老刘带着他们见了厂长。一说厂长大冒。
“老刘呀你这人是吃了豹子胆啦,咱们的产品不要说让人看,就是想告诉人都不行,这是规定,你不知道?”
厂长一脸不高兴,老刘呢是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的,他不慌不忙,接着说:“厂长呀,你可知道这俩人是哪的?”
“哪的?”
“唉,就是上回我去运城搞元明粉,给咱们帮忙的人呀!”
“哦——”
厂长一下醒悟了,是啊,那次也多亏运城人从中帮忙啊。“是这,那就让他们看看。”
                                                             
图为徐西斌老婆(左)同徐州化工厂四名女工中的负责人
 
厂长的圣旨下了,老徐同小引就这么顺利进了帐
 
 
这一看就看了十多天,驼山化工厂微沫剂由厂里四个女的在专职熬制。他俩呀每天就跟着这些女的上下班,时间一长,人也混熟了,他们必竟是徒剃,有必要和师傅搞好关系。那时肥皂紧张,老徐去的时候就带了一箱,给老刘了一些,再送给这些师傅们,当然了,师傅是高兴的。原来来时为什么带小引这个女的,就是因为为边是女的在熬,所以说来个女的比较方便。
八月十五到了,家乡的月儿圆了,他们俩人身在异乡,为了生产队的神圣使命,只能望月思故乡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月之后,他们把技术和工艺全部搞定,谢过老刘回家了。
 

运城是华夏发祥之地,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从徐州归来的老徐和小引在运城还是找的那位徐西珍,他们冷库每天杀猪,熬微沫剂的主要源料松香这里多的是,当然给猪退毛的松香可不是人家徐州用的好松香,不管好不好,西珍搞了两麻袋,他们就拉着回家了。
坑西村处在后土祠东崖上,从村西头向西看,莽莽黄河,潺潺汾水在后土祠西边合而为一,高大雄伟的秋风楼,香火不断的庙宇,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后土娘娘的福音。就那两袋多的烂松香,他们支开锅子,把其它料放进去后,一熬出来的产品却是相当的好,不仅没有浪费过一锅料,而且锅锅上好,比起徐州驼山化工厂的产品还要好多。在徐州他们骨料用的是好松香,结果相当一部分产品没有成活就发硬倒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做生意人有个讲究,讲究财命,该有的财命就是财命,他们在徐州也弄不清为什么有时产品熬不好,现在是后土娘娘指点吧,他们竟然不经意间用不好的松香熬出了上乘的产品。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高兴呢?以后的外加剂能在这块热土上扎根可能的原因就在这里吧。
产品出来了卖给谁呢?他们也不知道。还是给了师傅吧。带着产品徐西斌又去徐州找老刘了。运城火车站上,他们的货不让发,原因是松香原料是易燃品,老徐呢当着检验员面说你用火点,看能不能着,但人家说你原料中有易燃品。
人常说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没法时,徐西斌街上又碰见一个熟人叫张贵强,贵强在临汾火车站上班,正好到运城半坡处理一件事故 ,贵强一说果然上货了。
徐州街上老刘又拉着徐西斌满街的跑,是他给老徐介绍的产品,这张结他就得受。人常说久事离不了原管啊。老刘呢也只能顺着他们厂的业务跑。跑了以后建筑单位说能要,但是到了房产会计处却挡住了,原因是用山西货是小事,以后 人家建筑单位会说驼山化工厂的质量没有山西的好怎么办呢?
没法他们只好另跑建筑单位,一个多月过去了,二个月也快到头了,徐西斌有天晚上一个人到天明抽了四盒烟。老刘终于在市建筑公司给他找下关系了,原来市建公司的经理是老刘战友的孩子。当年腊月二十几了,徐州市建算是把101公斤的货全收了,老徐打了一个条子,经理连看都没有看塞进抽屉,说“你回去吧,停几天就给你汇款”。
腊月二十六徐西斌回到家,净在家等着汇款。月尽了没有,群众就炸开了锅,怨语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编出顺口溜:提起微沫剂能生一肚子气;还有的在他们熬微沫剂的厂子墙上用粉笔写下了“悬崖勒马”四个字。队长呢也不敢再支持了,明确告诉他,外面的钱不要了,队里再不给里面添钱了。一时间阴云密布,微沫剂运作到了沟底。
年过了,正月初五,好客的人家还在走亲戚,徐西斌坐不住了。他找到大队主干家。
“你给我盖个大队公章,我到信用社贷200元,再到徐州看一下,如果要不下货款,这钱顶是我的,如果要下钱了,小队给我报了。”
大队主干见他说地有理,也就给盖了个章,徐西斌到宝鼎信用社贷了钱,再到家门口借了80元,带着万荣人不服输的精神在阴历二月半四下徐州。
古语云“天道酬勤”。当徐西斌一到徐州市建公司,见了公司年前收货的财务人员,还没有等他开口,对方急着说:“老徐呀,年头忙把你的事都忘了,现在马上就给你汇。”这睛天一声霹雷,太阳从阴霾中露了出来,霎时万丈光芒。
徐西斌倍受鼓舞,他顿时有了冲天的干劲。他人不洗尘马不下鞍,折道前去南京、常州、无锡、苏州,一个城市一个街道挨着跑。微沫剂是新型建筑化工材料,使用1公斤,可给建筑公司节约10至20吨白灰,增强了水泥沙浆的和易性,所有单位都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很快就定了一万元的合同,寂静的山村又开始了摆锅熬制的过程。
这次“山西省万荣县坑西建材化工厂”的牌子挂了出来,他从石太线出发,经过内蒙到银川、西宁、天水、西安一圈下来就定了五六万元合同,稳健地打开了市场大门。而他呢为了生产队的企业少花钱,没有睡过卧铺,住店都是当地最便宜的,到西安下了火车,天就快明了,他在城门下拉了一页随地而放的席,睡在上面就到了天亮。
一年下来,生产队要分红了,全县各村的分红是一个劳动日都还绯絗在二三角钱时,他们小队一算一个劳动日七块,这下公社紧张了,不能让他们分这么高,最后没有法了,队里就一个劳动日按三块五分,不过每个社员外加一半工分,算下来还是七块。

徐西斌近照
穷怕了的农民,突然分这么高的红,家家户户都喜挂眉稍。这一举动也让邻村人红了眼,他们原本都处在饥饿线上,坑西村第六队突然这么有钱了,能让人不眼馋?徐西斌每次外出回来,总有人敲门,想知道配方,一年过去后,大队也要把这个厂子要上去,但是本队社员又不给,谈来谈去,他们把配方交给了大队,从此,这一“秘方”飘村过庄,不到二年就在万荣县荣河、宝鼎、光华等乡镇遍地开花了,数以千计的“徐西斌”背上包包,在全国开始了外加剂的推销和推广。
万荣的外加剂传遍全国的火种就是这样点燃的。
(李锡堂) 

相关热词搜索:外加剂

上一篇:思念父亲
下一篇: 张十洲的五首诗词

分享到: 收藏
爱心微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