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山西慈善总会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 慈善文化 > 正文

恩 姐
2013-09-05 13:57: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有两个姐姐,充满苦涩的少年也曾经浸透着幸运。父母生我姊妹兄弟四个,大姐花甲而逝十有余年,二姐已寿届古稀,每每打开尘封的记忆,追思

我有两个姐姐,充满苦涩的少年也曾经浸透着幸运。

父母生我姊妹兄弟四个,大姐花甲而逝十有余年,二姐已寿届古稀,每每打开尘封的记忆,追思姐恩,常使人珠泪滚滚。

八岁时父亲离我而去,十三岁和哥刚考上中学,慈母又因积劳成疾而瘫痪。十几岁的娃娃,本该正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花季年龄,却父逝母病,遭此劫难。目睹小兄弟过早地承受着人世间的极大不幸,两个姐强忍着心底的痛,负起了本应是父母承担的责任。

妈得的病一步也离不开人,为使我和哥免遭辍学的厄运,大姐让自己年仅五岁的二女儿停到娘家,给妈提盆倒尿,跑腿使唤。妈和外甥女,一个动口,一个动手,搭助度日,相依为命,捱过了一个个冬夏春秋。两个姐,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在家里织布纺线,为娘和我弟兄缝制鞋袜衣衫,还要隔三差五到娘家陪妈,给妈磨面、蒸馍、洗衣、擀饭。每次往返十余里,全靠步行,这个中甘苦,常人实难体味。

勉强读完初中,我又考上了万荣人民大学,正赶上“瓜菜代”的年月,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开学日近,百余元的学杂费还分文无着落。眼望卧病在床心存不甘的妈,我实在不忍心再拖累两个姐姐。可姐说,硬叫挣死牛,不叫打卧住车,只要有姐在,绝不叫妈失望。两个姐卖了娘陪嫁的银元首饰,卖了准备给一家人缝年衣的棉布,卖了圈里的猪,硬是凑足了钱。就这样,我背负着妈和姐的期望,眼含热泪,又步履沉重地走在了漫漫求学路上。人在解店上学,心里总牵挂着病中的娘,每天少吃一个馍,两礼拜背十三个回一次家。看着我一米五不到的个儿背回来的一袋袋白面馍,妈哭、姐哭、我哭,一家人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地流淌。大姐不忍心让小兄弟挨饿,自己一家蒸豆腐渣、吃苜蓿菜,却为娘家送来了一袋袋救命粮。二姐经年累月为娘家忙活,常舍不得吃一口饱饭,自己却落下个慢性胃病,吃迟了就恶心难受,这成了我至今心中永远的疼。

离开学校后,在两个姐的全力操持下,哥和我相继成婚。可大姐的儿女尚小,正在难泥窝里。为维持生计,姐常搭顺车将农闲时织的棉布和旧衣服拿到北山去卖。一次,寒冬腊月,从山上下来到南张后,天已漆黑,姐舍不得住店,靠一双小脚,整整步行了三十里地,赶到娘家时已交半夜。看着姐瘦小的身躯和布满皱纹的脸庞,我一个五尺男儿不由潸然泪下,姐却一笑置之说,离开了爹妈,到娘家能吃能住,心里就喜欢。第二天回去,姐不让我借车子送她,说只有几里地,走一会儿就到。那时候村里有自行车的人家委实不多,姐实在是怕借车子求人让兄弟为难。那一次送姐到村外,望着姐踏着黎明的曙光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心不止一次地在流泪,在呼喊!姐呀姐,您心中永远装着长不大的小兄弟,唯独没有自己。大姐过世三年了,我的心一直还在哭泣,比爹妈离去时还难受,这种情感令我久久难以忘怀。

时至今日,我已年过花甲,在姐眼中,总是个孩子,去二姐家,还是好吃好喝,嫌给她买了礼物。抚今追昔,我还能说些什么?我有两个姐,实在是今生今世的幸运。说她们恩同父母一点也不为过。

 

 

      山西省万荣县司法局  陈成民

              身份证号码  142725194601162811

                联系地址  万荣县城东大街17

                联系电话  4522637

                     手机: 13835890003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泗交吟 (诗十二首)
下一篇:梦里有那样一个地方(诗)

分享到: 收藏
爱心微基金